關於部落格
腐書&遊戲都是好東西(飛到看不見
  • 7104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段無拘(1)

如果一定要形容段無拘這個人,應該只有一個詞語,那就是:平凡。
是的,就是平凡,一個和你和我一樣,沒啥兩樣的一個平凡人。
家世普通,人生平穩,身上也沒啥治不好的病痛或絕症;有一個爸爸、一個媽媽、一個弟弟;家庭正常,從小的生活環境也很正常。目前26歲,是一家小公司的員工,收入不多但穩定,公司環境也很單純。雖稱不上交遊廣闊但也有三兩個知心好友,談過一次戀愛不過無疾而終,目前單身中。
那麼,這樣的人,寫他作什?
如果一定一定要找出他與平常人比較相異的地方,或許是他的消極吧。
大家應該都了解消極的意義,不就是不積極、散漫的同意詞麼?
是啊,大家想的都沒有錯,但,或許他比大家想像的,更要消極。
至於如何消極法?…呵,請看倌們,看下去吧。
--This store is about…段無拘。
X    X    X    X    X
無所謂的撥了撥微濕的髮,推開了”塵市”的玻璃門,迎面而來的是與室外完全不同的溫暖空氣以及食物混著咖啡的香氣。
隨目四望,不久便看到了先到已落座的朋友們,向在招手的朋友點了點頭,往那走去。
「這麼早?」看著顯然已聊一會兒的朋友,我邊脫下外套邊說。
「還早?明明是你遲到了。」斜著眼說話的是Sin。
微微聳了聳肩,懶得再拿出手機看時間,「還好吧,洗了澡就來了,也沒太晚啊。」
「對呀對呀,趕上我們的宵夜正好,不會晚啦。」正忙著用吸管將桔茶裡的籽全挑掉的Allie假裝贊同的挖苦道。
淡淡的勾了勾嘴,我倒是一句話也沒回。
「不會吧,Allie你才剛吞完一個火鍋加一杯免費綠茶,你又想吃宵夜囉?不虧是養豬場出來的精英說。」小誇張的口吻加上表情十足,活像是真看到了什麼值得祟拜的對象一樣,果真是戲胞十足。
「唉,這您可就言重了,再怎麼精英也比不上你的豐功偉業啊!聽說你已經連續十年都榮獲神豬大賽的冠軍了不是嗎?真是辛苦你了,年紀這麼大了還要這樣為國捐軀。」涼涼回嘴,順便”噗”的一聲再度吐落一顆籽。
「什麼嘛,我只是負責出來亮相,那隻標本明明就是Sin,你老人痴呆看錯了啦。」馬上將自己的飲料搬離Allie的”吐”程,不忘將Sin也拖下水一起攪和。
「死May,你們兩個玩就好了,幹嘛扯到我?不想活了嗎?」雖然隱藏在眼鏡後面,但眼皮卻是微微抽動,瞇起狠瞪向那不知死活邊保護還拼命往嘴裡狂塞食物的人。
「唉唷大人,小的不敢了…」馬上卑微的道歉著。「不過,可不可以麻煩您把蹄膀稍微挪開一點?」很痛也。
「M、a、y!你還敢說?」死命捏住那張臉的同時傳來的是Alliee的哈哈大笑。於是焉,一場戰爭又再度展開。
總是如此。每次和他們出來總是有如此的場景,但挺好玩的。
Allie,Sin,May,就是和我高中一起三年畢業的同班同學。雖然專科不同校,現在的工作也完全沒交集,但為啥就還是可以在彼此的生活中佔有如此的比重,其實我自己心裡也覺得奇怪。但畢竟,有他們在,起碼日子不會太無聊,偶爾這樣笑笑也是不錯的。這些,就是我的「好朋友」。都是愛笑愛鬧的一群,不過Sin算是比較穩重的一個,據他自己所說,和我們在一起時是沒形象的,不過我想他平常應該也沒好到哪裡去。Allie是損人最高段的,笑著和你過完招有時會連被罵都聽不太出來,冷面殺手型。至於May是我”傳說中”最好的朋友,平常總被Allie將的死死的,不過偶爾冒出的一句有時也會出乎意料的精采。
而我,總是在旁聽著,不太給什麼意見的中立者。至於為啥我這樣的人還能和他們連絡如此久,我也蠻疑惑的,只是,一直不曾說出來罷了。有些事,不知道比知道好,不是?
點了火,不意外的看到Sin嫌棄的眼神,側頭往旁邊吐了口煙,嘆氣著,「是是是。」右手撞了撞Allie,示意要更換位子到風尾的地方。
「段,你就老愛抽煙,不抽煙你會死啊?」
聽到Sin開口後,我迅速的把煙藏起,沒有忘記之前那些煙的下場…總是錢買來的哪。「會啊,你怎麼知道?」微微笑著,看著Sin沒有沒收到煙只能沒好氣的乾瞪眼。
「好了啦Sin,你就別理他了,都這麼多年了你還不習慣哦,家常便飯了啦。」Allie笑嘻嘻的打圓場。「難道說,你痴呆的症狀又惡化了嗎?好可憐哦,見面一次就忘一次,悲哀唷。」果然講沒兩句正經的又開始了,按照往常又是你來我往的繼續鬧下去了。
這次注意的把煙往另一邊不會波及到他們的地方輕輕吐出,往後靠著椅背一坐,隔著一圈圈的煙霧,淡淡的看向同坐一桌的人─『朋友』。只是為何有時總覺得大家很陌生?明明距離那麼的近,明明手隨便一動就會碰的到的body,為何總還是讓他覺得很遙遠?這已不知是第幾次的疑問了,但,也如同之前的千百次疑問一樣,依然沒有解答。
“其實我應該是喜歡孤獨的吧。”自己心裡如此想著。那,又為什麼要這樣出來和朋友應酬呢?不自覺的晃了晃頭,一樣,仍是無解。就當,他是換換心情吧!雖然每次回到自己的房間後,心中的空洞總是更大了。但,so what?隨便啦,反正,還不就是這樣,習慣就好了。
不經意回想起不久前某一次和他們的對話…
「段,你有沒想過你以後要幹嘛?」
難得會把話題帶到我身上,微微愣了一愣,不是很快的回應道,「沒有。」
望著同桌的人皆瞠大的眼神,失笑的呷了口May的拿鐵,卻為口中的苦澀皺了皺眉。「很奇怪嗎?」問完以後得到一致的點頭回應。
May依舊是用著他那抑揚頓挫的語氣說著話,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:「連我這種人都有想過要存一點錢以後可以過好一點的生活,難道你沒有嗎?」連同旁邊的一共6隻眼睛一同在等著我”應該”會有的贊同。
“還是自己的薄荷巧克力好喝…”滿足的喝了一大口,突然好興緻的看向那6隻牛眼,「我是真的沒有啊。」要聊就來聊,反正我的煙抽完了,目前還懶得走出去拿。
「你你你…」好像正義之神化身一樣,三個炮台就開始七嘴八舌的忙著開始對我說教了起來,什麼”眼光要放遠一點、以備不時之需”、”要為將來的日子著想”…之類的話全被搬出來了,聽的我轟隆隆的。
許是看我似乎花在攪拌杯中的糊狀物體還比注意他們的話多,終於有一句完整的話說出來了,「我說,段你有沒有想過你50歲以後要吃什麼?」
就是嘛,像這樣乾淨的問話多好,聽的多舒服,一問一答多簡單啊。「因為我覺得我應該活不到那麼久,所以沒想過。」開心的抬起頭賞給Sin一個笑容,不過卻看到他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唉,我又說錯話了嗎?不過,既然要說就說個明白吧,反正我也不認為我的觀念有什麼不對的。「所以呢?」勾了勾唇,問向面前顯然錯愕中的人種。
「那如果你可以活到那麼久,那你怎麼辦?」似乎是很努力的挑選詰問的問題該是用啥字眼表達,好像有點小心翼翼。
習慣的聳聳肩,「那到時候再說啊。」本來就是,誰有時間去想到這麼遠啊。
「天啊。」一句類似驚嘆號的話之後是長長的沈默。
嗯,我可以當做他們在稱讚我嗎?…看向顯然精疲力盡的三人,我很乖的沒有再多說些什麼,安份的繼續玩著那一”沱”東西。
「段…我從來不知道你對生活是這種態度……」似乎是很累?不過卻還縿雜了其他兩人的附和聲。
微微垂下了眼,其實我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好,但,似乎一般人並不這麼想的是不?至少我面前那三人就不這麼認為。「把握當下不是很好嗎?」沒有看向他們的眼隱藏了情緒。
「這句話不是這樣用的啦段…唉…」似乎也不知該怎麼矯正我才好,Sin的語氣好像透著無力。

(未完.....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